股指期货配资09月14日讯:管控加码 期指成交持仓大“瘦身”

股指期货配资09月14日讯:

2012年,看到国内地产市场投资已经“极为拥挤”而出走欧洲收购资产管理公司,投资欧洲资产的王华(化名)静静地看着这几年国内地产市场、金融市场发生的一切。最近他接到很多国内朋友的电话,很多人向他打听海外股票及期货盘投资的事情。

有朋友向王华说明了事情的缘由。9月2日盘中,一则消息流传开来:股指期货有可能会被关闭交易。消息随后被证伪。盘后,中金所澄清事实,并非关闭交易,而是再出四项措施抑制股指期货过度投机。这次的管控措施被业内人士解读为期指管控政策的终结版,9月7日开始实施。

新一轮管控措施包括四部分:自9月7日起,单个产品、单日开仓超过10手即构成“日内开仓交易量较大”的异常交易行为;非套保保证金由目前的30%提高至40%、套保由10%提高至20%;平今仓手续费标准由万分之一点一五提高至万分之二十三。同时加强股指期货市场长期未交易账户管理。

 期指走下“世界第一”神坛

期指新政实施首日,投资者们度过了有纠结而无悬念的一天。

2015年9月7日,星期一,白露节气的前一天,在股民们进入战斗之前,中国金融期货交易所开始了新的一天。开盘半个多小时内,三大期指全线高开,一路上行。随后,买盘涌起。中证500期指主力合约IC1509一度涨停,屏幕上泛起短促而陡峭的升浪。空头们一阵恐慌,甚至不计成本地以高于盘面价位的价格平仓。随后,行情回落,仓量齐减。截至收盘,三期指总成交量7.62万手,较9月2日减少了92.46万手,下降92.39%,成交额减少92.15%,持仓量下降16.05%。

根据中金所公告,这一措施是为了进一步加大市场管控,严格限制市场过度投机。截至上周最后一个交易日,三期指总成交量6.47万手,成交持仓比已不到1,投机氛围明显下降。

这一幕并不陌生,有业内人解释称,限制恶意卖空在1998年的香港股灾救市过程中发挥了重要作用,在期指方面具体措施为降低杠杆作用及持仓限额,加设空头未平仓合约的申报机制,以使金融炒家暴露身份。

中国香港救市政策从启动到退出历时近4年,策略上股票、期货、外汇市场相互配合,实现对做空投机者的阻击。

一位亲历调查1997—1998年香港股灾救市始末的记者表示,“从一开始就相信就这次股灾的可控性,因为在香港股灾中积累下了可复制的经验”。她表示,让人担忧的是,我国资本市场面向国际,更加开放之后所面临的挑战。

美国、日本在救市中均采取过严格的期指交易限制措施。这次被业内人称为股指期货史上最严管控令出台后,在各大股民论坛中无例外地出现了叫好声。

“自2010年我国股指期货诞生以来,支持与否定其存在作用的双方的交锋在这轮股市下跌行情中由迂回变得愈来愈正面。梳理事情的发展脉络,股指期货交易限制对象由期指空头变成了股指期货本身。我国股指期货在发展过程中对资本市场的内部稳定作用及对外开放的护航作用已经显现。”一位不愿署名的资深期指研究人士表示。

而无论如何,中金所已经从“世界第一”的神坛上走下。今年6月初,股指期权上市前夕,中国金融期货交易所相关负责人透露,四五月份,沪深300股指期货已成为全球第一大股指期货。6月中旬,有媒体报道称,三期指日成交额已达3万亿元,约200万手。而上周最后一个交易日收盘,期指总成交量6.47万手。

“最近我们和中金所准备联合办会,但是议题不包括股指期货。这在以前是没有的。”一位期货公司人士心情复杂地表示。

对机构策略影响较小

9月11日,期指新政实施后的第一个周末。上海双隆投资有限公司发布了《致投资者书》。函中表示,近期中金所新的规定对所有量化团队及产品都产生了不可避免的影响,双隆投资也不例外,但只是一部分。这次新政对CTA股指策略有影响,但对其他各类策略影响较小。

双隆投资表示,“资产配置方面,我司在保持原定额度不变的情况下,增加混合类产品中的Alpha策略的开仓比例和额度。整合CTA股指策略,逐步加大CTA商品期货和股票指数类策略的比例和额度。同时加强固定收益投资,在产品允许范围内增加优质债券投资等低风险投资,实现固定收益最大化”。

一位股指期货交易员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量化、中性策略、日内投机的投资者都出局了,现在只有套保不受限制,但是也要在现货考核之后,才给额度。这样的结果就是,多数结构化产品提前了结,一些资金转战商品期货和固定收益产品。

而对于近期热议的新加坡交易所A50股指期货可能乘虚而入,多位接受中国证券报记者采访的基金人士表示,不存在大量资金出走的问题。

1990年日本发生股灾,日本政府对股指期货实行了征税、提高保证金及手续费抑制措施。而1986年9月新加坡交易所抢先日本推出的225指数期货此后成交迅速活跃,一度成为全球交易量最大的股指期货。

此次不同以往。对冲基金人士表示,一方面是外汇局大力清查资金外流的资本环境,另一方面是外盘交易牵涉到汇率波动,汇率波动风险大于价格波动时,基金就“白干”了。另外,基金经理表示,在对外盘投资中,私募基金尤其难以成行,因为私募在募集资金过程中,客户对换汇、开户等繁琐的流程“嫌麻烦”,也有客户不了解外盘而害怕上当受骗。因此私募的对外投资也多以自有资金为主。

北京鼎金投资投资总监、清华大学证券与期货投资核心讲师徐东波表示,公司外盘交易原来集中在标普500及韩国期权类的投资,在期指新政之后,又适当参与了波动率较大的香港恒指、美国原油期货及新加坡A50期指的交易,但主要还是转向大宗商品市场。“截至目前,对今年公司投资收益很满意。”

多位量化基金经理表示,从期指市场撤离的资金将主要转向大宗商品市场,期指限制交易一周过程中商品期货已经出现成交放大的现象。“预计商品期货品种的波动幅度极有可能会加大,而价格低位、波动率最低的品种是比较不受欢迎的。”徐东波表示,目前对于想用基金理财形势进行投资的投资者来说,基金经理并不好找,因为在地产市场没落、信托产品安全性存疑、银行理财产品收益受冲击、金融市场标的缺乏以及股市未出现明显多头趋势的情况下,基金经理难以找到合适的投资标的,正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与期货私募合作发行产品的期货公司资管部门同样遭遇了滑铁卢。“很多产品要提前清盘。”江浙地区一家期货公司资管部门负责人表示,目前公司只能用期权复制期货去做一些业务。

数据显示,今年1—6月,由于股指期货成交放大,期货公司代理交易量及代理交易额分别为16.96亿手、353.68亿元,同比分别增长62.61%、205.77%,同期期货公司净利润同比大幅增长196.96%,达37.06亿元。券商系期货公司增长情况尤其突出。“今后期货公司客户保证金会快速下滑。”上述期货公司相关负责人说。目前可以期待的是,希望年底前原油期货能够尽快上市。

值得注意的是,据中国证券报记者了解,各地的现货交易所呈现出一番格外热闹的景象。专业投资人士称,这类交易所杠杆及手续费极高,即使专业交易员也没有盈利的把握,而这些交易所主要面向缺乏投资经验的个人投资者,最近石油及白银现货投资空前火热。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